首页 >> 两性频道

[热门]畜隸第八章鬼畜

0 次阅读 两性频道 2022-06-22

畜隸:第八章 鬼畜

今天是周末。

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休息日。

铃木可能会带着真一去逛街。

或是和他一起去逛动物园。

不过现在,她却被福岛强行扒光了衣服。

赤裸裸地跪趴在学校保健室的病床上。

她美艳成熟的肉体就这样耻辱地暴露在空气中。

身上唯一穿着的是她那双厚厚的黑色长筒袜。

诱人的修长大腿在颤抖着。

透过黑丝能够隐约看到她腿上洁白的肌肤。

她的双乳没有佑希那么巨硕。

但是依然和许多同龄的女人一样丰满肥嫩。

因为重量而自然地垂下,如同两个淫荡的肉团。

而多年没有被丈夫拨弄,吸吮,还是嫩嫩的粉红色乳头。

却被两个钢夹残忍地夹扁了,钢齿深深地陷进乳肉中。

钢夹的另一端还连着一对重重地铅垂。

铅垂悬在半空左右摇晃着,拉扯着。

就连可爱的乳晕也被铅垂的重量拖得突起了。

而本就已经变形的乳头也被它无情地扯拽着。

拉得比勃起时还要长了两倍。

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状。

屁股上的红紫色淤青没有退去。

依旧还是火辣辣地刺痛。

如果你仔细地看,甚至能看出福岛那肥胖手印的轮廓。

“唔唔……”

她的手伏在洁白的床单上努力地支撑身体。

双腿则被分开紧缚在一根拖把的长杆上。

她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扭动。

背上,腿上,到处都是大颗大颗的汗珠。

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母兽的气息。

因为从昨天夜里开始。

她的肉穴里就已经被插入了一根硕大无比的按摩棒。

按摩棒上满是珍珠般的突起。

而前端恐怖的仿制龟头还如蚕蛹般旋转,摇摆着。

在她的体内不住地舞动。

肉壁被突起摩擦不断地激起铃木的性欲。

可是福岛却有意把功率设置在了最低。

因而每一次她的肉体接近高潮时。

都会因为得不到足够的刺激而痛苦地错过。

铃木一整夜就一直浸淫在这样起起伏伏的肉欲折磨中。

几个小时的时光仿佛比她的一生还要漫长。

而她不得不扭动自己肥硕的屁股去忍受。

虽然知道这样就像一个欲求不满的母畜在发情一样丢脸。

但是却始终无法阻止自己这样做。

而福岛整夜却在旁边的床上安稳地睡着大觉。

一直打着闷雷般的呼噜。

直至清晨才总算醒来。

他扭动起肥胖的身子,床都因此而“吱嘎”作响。

经过很久才好不容易坐在了床边。

此时他的肉棒早已在内裤里高高耸立着。

看着眼前痛苦舞动着身体的铃木。

竟不发一语,从内裤里拿出肉棒,开始手淫起来。

“嗯嗯……”

铃木明知这样一个恶心的男人在一旁对着自己手淫。

却仍旧难以控制地摇晃着自己肥硕的屁股。

“嗯啊……”

两个铅垂因此而摇摆起来,拉扯着她的双乳。

“唔唔……嗯嗯……啊……”

于是她更加放浪地淫叫着,声音在窄小的保健室里回荡。

福岛很快地就结束了手淫,污秽浑浊的精液狂涌而出淌在他的手心里。

而他臃肿的身子一跃而起,走到铃木身旁。

把手上白浊的液体涂在铃木丰满的臀肉上。

“不要……不要……”

但是铃木的身体此刻根本就没有能力作出躲闪的动作。

只能任凭对方一点不剩地全部涂抹上去。

“唔……啊……求求你放过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铃木夫人,您的丈夫不在您身边,一直以来不都是用按摩棒的吗?”

福岛淫笑着说。

“不……没有……啊……求你……”

可是对方根本不理会她,缓缓地转过身子。

“不要走……不要……嗯啊……求求你……不要……”

福岛头也不回就走了出去。

留下铃木一个人依旧在那里饱受折磨。

原本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她的心里留下的只剩下绝望,意识也慢慢消退。

“唔……唔……”

这时福岛却又回来了。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水桶。

似乎很重的样子,他弯着腰,半蹲着身子,一步一步痛苦地挪进来。

总算走到铃木的床前,才慢慢放下。

铃木转过头去竟发现桶里满满盛装的根本不是什么水。

而是茶黄色,表面堆满白色泡沫的恶心尿液。

她不知道更不想知道福岛会用它来做什么。

“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唔……”

“好,既然铃木夫人这么恳求我,我当然会答应您。”

说着他把按摩棒从铃木的阴道内抽了出来。

“啊……”

这样一来一直饱受挑逗的肉穴终于受到了解脱。

但是同时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空虚感袭遍铃木的全身。

令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铃木从未像这一刻这般如此渴求肉穴被插入,充满。

如果此刻福岛松开她的手。

说不定她会立刻疯狂地自慰起来。

“唔……唔……”铃木粗重地喘息着。

偶尔还发出恼人地呻吟声,妩媚非常。

过了许久,身体才总算渐渐恢复正常。

但是内心的恐惧却又油然而生。

福岛竟如此简单地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想想地上那一桶不知从哪弄来的如此大量的尿液。

接下来说不定会有什么更加变态的酷刑在等待着自己。

“好了,我满足了你的要求,该您满足我了。”

“你……你要做什么……求求你……哦啊……”

此刻福岛那张满是赘肉的脸已经陷进了铃木的股沟里。

“铃木夫人。”

“嗯啊……”

此刻她被折磨了一夜的下体已经达到了敏感的极限。

不论是轻轻地触碰,甚至是喘息,震动。

都能给她带来难以抗拒的快感。

“嘿嘿……”

“嗯啊……不要……”

“铃木夫人,我们现在开始进入问答环节吧。”

“求求……啊……求求你……不要在那里……”

“嘿嘿,”他的胖脸丝毫没有挪动,“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好痒……好难过……嗯啊……”

她拼命扭动屁股想要摆脱那种挑逗的气息。

臀肉颤抖起来,两条大腿也左右摇摆着。

带动胸前的铅垂摆动,乳头也狂乱地甩起来。

“喂,喂?有人在家吗?”

福岛的脸跟着凑上去。

调侃般地对着她的肛门喊,手也开始在她的股肉上抚摸。

“啊……嗯啊……我听……我会回答……啊……”

“终于肯合作了吗?什么问题都可以吗?”

“唔嗯……嗯……嗯啊……”

“那么请问夫人,最喜欢被玩弄身体的什么部位呢?”

“嗯……唔嗯……”

铃木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她不知道自己身体的什么部位才是最敏感的。

可是现在,全身每一处肌肤都像被火烧一样。

兴奋,颤抖,神经在体内肆无忌惮地发射电流。

见她迟迟不肯回答,福岛又是狠狠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啊……我说我说……”

肉穴的瘙痒,臀部的刺激,两者交织在一起。

她已经不太清醒的神智在奋力地思考着。

福岛又是“啪”地一巴掌,响声极大。

“啊!别打我了……是……是臀部。”

“是吗?果然是夫人最肥硕的淫尻吗?”

他的气息依旧在挑逗着铃木的阴部和肛门。

“嗯……嗯……唔……”

这时福岛的舌头从他的两片厚嘴唇中伸了出来。

“啊……不要……”

他双手抓住铃木的屁股,舔舐起她的肛门来。

“夫人不是,喜欢被玩弄这里吗?”

说着他的手还在用力地掐她的臀肉。

原本白皙诱人的臀部如今红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

“不是……啊……不是的……嗯啊……”

她的肛门因为受到刺激,总会不自觉地收缩一下。

上面沾满了唾液,发出水般润泽的光亮,看起来异常淫荡。

“那这么说夫人是在骗我咯?那我们可要重新回到问答环节了。”

“不……嗯……呜呜……”

铃木快要哭了,自己竟然会被这样耻辱地问题弄得进退两难。

“那到底您想说什么呢?”

他的舌头细致地顺着肛门的褶皱一下一下地舔弄。

“唔……嗯……”

因为自己不论说什么都会被对方故意曲解,她只好选择沉默。

“所以。”却没想到福岛又得寸进尺起来。

“所以夫人身体最淫荡的部位应该受到惩罚不是吗?”

“不!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嗯……呜啊……”

这样任凭对方从言语和肉体上羞辱自己,可是他还没有满足。

铃木觉得他似乎永远也不会满足,除非自己真的崩溃了。

而福岛当然不会理会她的哀求。

他直起身,打开背后的储物柜,取出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夫人,这就是处罚你的刑具,请看看吧。”

铃木扭过头,只看到福岛的手里正拿着一根浣肠器。

想到那桶尿液,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是一种旧式的手动浣肠器。

中间是胶皮球囊,两端则是胶皮导管。

“不……不……”

“看来夫人也知道我要用它做什么吧。”

他淫邪地笑了。

弯着身子,慢慢地凑近铃木的臀部。

“不!不要!你别过来!”

铃木的身体拼尽全力地向前挪动。

两只手也在挣拽着绳子。

此刻已顾不得被钢夹夹住的乳头的疼痛。

就任凭那两个东西一直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乳肉。

虽然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

但仍旧在做无谓的抵抗。

福岛的手掌狠狠地落在她的臀肉上,然后用力抓紧。

“啊……不要……不要……”

她扭动起屁股,但是始终甩不掉那只胖手。

“要进去了。”

福岛把导管的一端对准了铃木的肛门口处。

右手紧紧地按着不让她乱动。

然后轻轻向里一推。

“嗯……”

铃木感到细细的冰凉的异物一下就进入了自己的肛门里。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了……”

此刻的她已经快要绝望了,她哭喊着。

一边无力地扭摆着肥臀,一边在向福岛求饶。

但是福岛却镇定自若地慢慢把导管越插越深。

“啊……啊……啊……”

一直到确定它不会被铃木甩下来。

然后顺势把导管的另一头丢进了那桶尿液中。

“铃木夫人,身为一名女教师。”他语重心长地说。

“没有什么能比接受学生的秽物更能令人尊敬的了吧。”

“呜呜……不要……”

“嗯,等等。”他突然把身子转向了那个水桶。

然后扯下内裤,那根臃肿丑陋的东西颤抖了一下。

他竟然当着铃木的面撒起尿来。

浑黄的尿液如瀑布般落入桶中。

铃木看着,身体无助地颤抖着,她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这种污秽的液体却仍然能够发出清脆的水声。

但是这样的声音进入她的耳朵里却是一种不断加深的屈辱。

而且,那种恶心的东西,就快要进入自己的身体里了。

过了许久,这种不堪的场景才在福岛的一个尿震后结束了。

他也不再穿上内裤,而是索性把它脱了下来。

然后笨拙地迈起了大腿,一下子跨到了床上。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

但是与眼前这个丑陋肥胖的男人如此接近,而且还是赤身裸体。

铃木的内心已经不是单单一个屈辱就能够形容的了。

他抬起铃木的身子,然后一下一下挪动自己的屁股。

终于安稳地躺在了铃木的身下。

而他那污秽恶心的阳具就刚好在铃木的面前挺立着。

因为比铃木要矮,所以这样躺着的福岛抬起头根本看不到她的肛门。

“夫人,把你的屁股撅下来,让我能看到。”

铃木此时正躲避着不去看他的那根肉棒,感觉时时想要作呕。

看对方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福岛气急败坏地揪住她的大腿,长筒袜都被撕破了。

“嗯啊……不……”

他用力地拖动着铃木的下体,强制她把腰弯了起来。

此刻铃木半坐在福岛的脸上。

而她的上身则很困难地伏在肉棒之前,成了一个拱形。

“嗯……”

身为女人最私密的地方竟然贴着这个男人的脸。

铃木即使是和丈夫在一起,也从没用过这种淫荡不堪的姿势。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好羞耻……”

而福岛却根本不管她说了什么,他一伸手抓过浣肠器的球囊。

“夫人,我要开始了,您准备好了么?”

“不……不要浣肠……我听你的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浣肠……”

“那么,口交怎么样?”

“呜……”光听到这个词铃木就险些要吐出来。

曾经身为妻子的她当然知道口交为何物。

但是那种东西对她来说却是肮脏不堪的。

即使是丈夫要求,自己也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就拒绝的。

可是如今,口交还是浣肠,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选。

“那我可要开始咯。”

他捏动浣肠器,桶中的尿液就被抽了进去。

“嗯嗯……不……”

[热门]畜隸第八章鬼畜铃木感到自己的直肠被灌入了冰凉的液体。

“不要……好脏……啊……”

尿液一点一点缓缓流入她的肛门。

过了不久,水流就开始顺畅地流进去了。

液体顺着她直肠的皱襞滑过,一开始只是感到有些奇怪。

“嗯啊……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怎么可以……”

她的身体在略微地发颤,口中闷哼着。

可是不到一会儿,桶中的尿液就明显减少了。

而铃木的直肠也渐渐被灌满。

福岛捏了捏球囊,感觉似乎不太容易灌进去了。

但是他仍然不肯停止。

“不要……够了……那里已经……”

“惩罚的浣肠量自然是双倍,尿液会把你的直肠撑大的,嘿嘿。”

“什……什么……”

铃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一直忍耐着,可是没想到福岛仍旧不肯停止。

“那,如果忍受不了可以用口交代替。”

福岛的手没有停歇。

只感到直肠四壁已经开始被尿液顶住了,而且还在慢慢被撑大。

终于感受到闷胀的痛苦了。

“唔嗯……”

她竭力忍耐着,看着眼前那根臃肿变形的阳具。

绝不能口交,绝不可以,她心里想着。

好像这就是她的最后一丝尊严,如果这样放弃了,那所有的抵抗都白费了一样。

“嘿嘿,夫人,尿液已经进去很多了哦,不过还有半桶呢。”

福岛却只是乐此不疲地向她的肛门里灌入尿液,从那里欣赏着她痛苦扭动的身躯。

铃木淋漓的香汗此时布满了全身,她感觉到那里已经快要炸裂了。

有的时候有一种暗涌从里面不断地向外冲击。

如果稍不留神,就会一下子喷射出去吧。

她只好拼命地夹紧自己的屁眼,而这样却让自己更加疲惫,直肠的收缩自然更加剧了胀痛。

“嗯……嗯……真的够了……求求你了……会坏掉的……”

这时福岛没有说话,而是再一次伸出舌头,满是唾液舌尖轻轻触碰到了铃木的阴户。

“啊……”

“嘿嘿,夫人的那里已经被淫水湿透了不是吗,看来夫人很喜欢浣肠呢。”

“不是的……不是的……”

“夫人最喜欢被玩弄的地方果然就是肥尻啊,您还真是少见的淫妇啊,竟喜欢被玩弄肛门。”

“不……不……不!求你……”

直肠被不断涌入的肮脏尿液灌满,如今无比瘙痒的阴户也被福岛的舌头舔弄着。

他顺着肉缝不断滑动,有时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不堪入耳。

“啊……啊……”

铃木承受着他的一波一波侵犯,感觉肛门似乎渐渐失去了收紧的力量。

“啊……不要……那里快坚持不住了……请让我去厕所……”

“嘿嘿,夫人,如果这么简单就让你去的话,又怎么可以叫惩罚呢。”

说着福岛用两只手扶住了铃木的纤腰。

“其实,惩罚现在才开始。”

他开始左右摇晃铃木因被浣肠而鼓胀的肚子。

“啊!不!不要!”

铃木感觉那样肿胀的感觉瞬间被无比地放大。

被尿液充满的直肠在体内开始摇荡起来。

肛门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

“不要……好痛苦……求你……啊……”

福岛的舌头伸进了铃木的阴户,顺着内部的边缘快速地旋转起来。

“哈哈,夫人,被人这样玩弄的感觉是不是很过瘾呢?”

他双手的力量慢慢加大,铃木的身体也开始受到迫力左右摇摆起来。

她的乳房,小腹,三个鼓起的肉团就这样有节奏地摇摆。

“咕咕咕”她的肚子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啊啊……那里要坏掉了……要坏掉了……”铃木哭喊着,却根本无力抗拒。

“嘿嘿,如果夫人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如果你肯口交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

此刻铃木已经没有抗拒的意志了,她转向那根肥胖的阴茎。

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上带着无尽的耻辱。

“唔……唔……”

她慢慢地低下头,将脸靠近那条恶心的肉棒,张开嘴。

可是仍旧无法允许自己妥协,她感到一阵羞耻,嘴又一下子闭上了。

“果然还是不行吗?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福岛把手直接挪到了铃木的小腹,按在上面。

“不……不要……求你不要!”

铃木内心充满了恐惧,如果现在按压自己的那里,肛门一定会坚持不了的。

福岛轻轻地推了一下。

“啊!”她的肛门就像一道几欲崩塌地大坝。

“嘿嘿。”他竟然就这样轻轻地反复推起来。

“不……不要……”铃木疯狂地摇晃着自己的头,身体却丝毫不敢乱动。

因为稍一震颤,说不定就会在这个男人眼前耻辱地排泄。

“夫人,我要加大力量了哦,如果改变主意……”

“我……我愿意……口交……求你快停下……”

她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张开嘴,闭上眼睛,痛苦地把那根东西含了进去。

“啊……夫人的嘴还真是,还真是难以言喻啊。”

“唔……”铃木笨拙地上下摆动头部,用自己的双唇磨蹭着。

可是从未尝试过口交的她,却丝毫不知道方式。

只是会这样吸吮而已。

“夫人,还要用舌头舔。”福岛又是轻推了一下。

“唔嗯!”铃木毫不犹豫,赶紧伸出舌头在龟头上滑弄起来。

这时福岛的包皮因为龟头的肿胀而一下子滑了下去。

顶端紫红色的肉瘤就这样冒了出来。

一阵恶臭瞬间涌入铃木的鼻息中。

她差一点就这样呕吐出来。

“唔……唔……嗯……唔……”

“嘿嘿,端庄贤淑的铃木夫人原来也是口交的高手吗?到底和几个男人做过呢?”

“唔……唔……”铃木没有回答,但是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羞耻感。

此刻身体只是做着机械般的往复运动,所以头脑可以空闲下来思考。

她可以想象到自己现在有多么狼狈,被凌虐得有多么凄惨。

但是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沦落,为了真一,一定要坚持。

“夫人,哦啊……”福岛此刻终于沉浸在了肉欲中,他无耻地粗声喘息着。

这样的声音,无形之中也是对铃木的羞辱。

不知道自己的头这样上下摇晃了几百次。

她只感到那恶心的龟头在自己的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润滑液,进入了自己的喉咙里。

“喔!要来了要来了,妈的臭婊子,快点,给我快点。”

福岛的手又开始摇晃起铃木的小腹来。

“唔!”她痛苦地挣扎着,努力地为福岛口交,就像在受着一种残酷的刑罚。

终于,福岛肥胖的身躯乱颤起来,他奋力地抬起腰部。

把肉棒深深地插入铃木的口中。

“都给我吃下去,一滴也不许剩。”

她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只好默默地妥协。

于是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她的喉咙里。

而她则拼命地吞咽着,把这污秽的白浊液体吃进自己的胃里。

“剩下的也要给我舔干净。”他摇晃的双手依旧没有停止。

“唔嗯……”铃木只好遵照他的吩咐,用舌尖一点点清理着。

她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一天之内竟然做了这么多只有风俗妇才会做的事情。

“好了,既然口交完毕了,我们就继续惩罚吧。”

“什……你不是说不会……啊……”

福岛又开始推动她的小腹了,而且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他用淫邪的语气说。

“啊?我只说可以考虑,可绝对没有答应你。”

“啊……怎么可以……啊……快,停下……要……要出……”

“嘿嘿,就在我的面前,就让我在最接近的地方观赏夫人的绽放吧。”

“不……不要!快住手!我要杀了你!啊!不……求求你……啊……啊……”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福岛竟然丝毫不怜香惜玉,他握紧了拳头,狠狠地捣在了铃木肿胀的小腹上。

“啊啊!!!!”

铃木收紧的肛门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先是被挺起,最终浑黄的液体喷涌而出。

“啊!!啊!!”

而她只是无助地叫着。

她感受到了福岛看着自己排泄的那种淫邪的目光。

深深体会到了这种无法言明的羞耻感。

可是这种感觉偏偏又和忍耐多时得到释放的快感交织在一起。

此刻,或许她真的已经疯掉了,而背德之类的道德底线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嘿嘿,夫人,你的肛门就像花一样绽放了,真是无比的美艳啊。”

“不要……别说……啊……啊!”

那里还在一股一股涌出来,像是男人在撒尿一般。

“唔……啊……啊……啊……”

她的屁股随着喷涌而前后扭摆着。

渐渐黄色的液体变成粘稠的粪汁。

“噗噗”地滑落出来,有些甚至飞溅到了福岛的脸上。

“啊……不要看……不要看……”

铃木再也无法忍受被人观赏排泄的羞耻了,可是却丝毫没有办法控制。

那里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再也关不上了。

“啊……”终于,最后的那些粪块也一条一条地飞了出来,床上,地上。

恶臭的气息和母兽的气息掺杂在一起充满整个房间。

“呜……”铃木无力地趴在了福岛的大腿上。

口水已经流得到处都是了,就连眼泪也是一样。

“夫人,这样的美景,见过之后真是死而无憾啊。”

福岛抬起她的身子,挪动着下了床。

而铃木则仍旧趴伏着,肥硕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仪态了。

“嘿嘿,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

福岛再一次走出了房间,不知过了多久。

又是一个水桶被提了进来。

里面满满盛装的都是污黑的擦地用的脏水。

他慢慢地放下那个桶,擦了擦头上的汗。

“夫人,这次我们用黑色的浣肠剂吧,真是什么样的颜色都想看看呢。”

“呜……”

铃木趴在那儿,[热门]畜隸第八章鬼畜却还是一动不动,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反抗了……

推荐阅读

  • [热门]超级性爱技巧享受激情高潮

    超级性爱技巧享受激情高潮以下的超级性爱技巧,可以帮助你超越颠峰,迈向...

    查看详情
  • [热门]为了爱43

    【为了爱】(43)43。「嗚嗚嗚嗚,我一定是被佳芊討厭了啦??」把臉頰...

    查看详情
  • [热门]爱琴海游轮日记

    爱琴海游轮日记地中海,欧洲的天堂,全世界的人们都向往着那里的碧蓝海水...

    查看详情
  • [热门]外派的生活小事03

    【外派的生活小事】(03)起点「在整栋大楼浴室,都装了落地窗,也不知道...

    查看详情
  • [热门]蝉鸣之夏第十一章

    【蝉鸣之夏】 第十一章第十一章大学时代每年的大学开学季,国内的交通就...

    查看详情
  • [热门]狂干大学老师完作者不详

    狂干大学老师【完】(作者:不详)大三开学我们有了新老师,几个女老师都...

    查看详情
  • [热门]与母相爱的岁月

    【与母相爱的岁月】宋子宁望着飞机舱外熟悉的建筑物,心跳不其然地加速起...

    查看详情
  • [热门]我的猎艳生涯06

    【我的猎艳生涯】(06)第六章自从和孟姐有了亲密关系之后,我俩隔三差五...

    查看详情
  • [热门]大雕的梦想33

    【大雕的梦想】(33)第三十三章 发誓,我的女奴老师黄慧从来没觉得过成就...

    查看详情
  • [热门]性爱中女性发出叫声的原因

    性爱中女性发出叫声的原因在性生活过程中,有的女性会发出程度不同的叫声...

    查看详情
  • [热门]为什么西女们热衷于肛交和DP

    为什么西女们热衷于肛交和DP我比较喜欢欧美的AV,也收集了不少经典的片子.看...

    查看详情
  • [热门]柔情似梦06

    【柔情似梦】(06)六、轨迹距离男朋友来看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很期待...

    查看详情
  • [热门]被催眠的表妹和老婆3

    【被催眠的表妹和老婆】(3)被催眠的表妹和老婆3想到杨杰这家伙在我老...

    查看详情
  • [热门]玩转娱乐圈01

    【玩转娱乐圈】(01)一、干姐林智玲台北郊区一座独立别墅,卧室中隐约传...

    查看详情
  • [热门]影院迷情续

    【影院迷情】(续)上周五下午正在写这篇文的时候忽略了下班时间,这天又...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