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频道

[热门]第二季乌盆记第二章废墟轮奸

0 次阅读 两性频道 2022-05-15

【第二季:乌盆记】 第二章 废墟轮奸

第二章 废墟轮奸

一、怪异乌盆

我在公园中心的休闲广场,逆袭得手拧断了瘦子的胳膊,光头、高个、胖子

紧跟着便赶来了,我马上又陷入这仨家伙的围攻中。不想随即又来了一个十五、

六岁大的男孩,圆圆的脑袋锃光瓦亮,酷似《少年包青天》里的小展昭,来了后

帮我分走了一个对手,直接与高个打到了一块。我感觉如穿越回古代般的奇怪,

可眼下的情形容不得分心,只能是先集中精力打这场群架。

光头使得是的空手道招式,胖子使得是拳击招式,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水平,

都是身体强壮招沉力猛,我在这两个家伙的合击之下,只好是采取了猫斗狗的战

术,兜圈跑着闪躲着其攻击。

光头和胖子都是威猛有余灵活不足,面对我采取的猫斗狗的战术,将我逼得

难有还手之余,但也只是缠住了我,追着我跑了三圈,一下没有打到我。

我并不是盲目地被追打着,每跑一圈都会刻意经过,被我拧断胳膊昏倒在地

的瘦子。当追着我跑到了第四圈,光头在躺在地上的瘦子身旁停了下来,提醒了

胖子一声,蹲下身去检查瘦子的伤势,胖子挥着拳头继续追打我。

胖子很可能之前就是个拳击手,打出的每一拳都又快又猛,只需有一拳实实

在在击中了我,便足以将我KG在当场,但这家伙脑子不是太灵光。我这时不再

兜着圈跑了,改为将其引离向了光头,这家伙毫无察觉,挥着拳头猛追了上来。

跑过了一片绿化带,到了一片草坪上,将胖子引出了五十多米,我装作跑得

气力不支,大口喘着停住了跑,举拳与胖子搏斗了起来。主要是躲着打了几个回

合,我发现到了胖子的破绽,这家伙练过专业的拳击,脚步移动非常灵活,但不

单是不会用腿,且下盘完全暴露了出来。

「你姥姥个纂儿的,我让你崇洋媚外,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正宗中国功夫的

厉害!」

胖子向前一探身,左拳打过来一记直拳,这拳是虚招,我很容易地躲过了。

胖子马上向前一跟步,右手是一记重勾拳,这拳是实招,但我已有了准备,向后

一仰上身,又很轻松地躲过了。

胖子两记组合拳都没打中,双脚跳动着移动向了后,准备再次发起攻击。我

却没有马上直起腰,继续将上身仰向了后,右脚使劲一蹬地,向前甩着抡出去左

腿,一个「兔子蹬鹰」,左脚踹向了胖子的裆部。

拳击比赛不能用脚,也不能击打腰部以下,打架不用遵守任何规则。胖子被

西式拳击给坑了,全然没有注意保护下盘,被我一脚正踹到裆上。我是向前够着

踹出的左脚,没踹得太实惠,但踹到了最致命的部位,半成的力道也就够了。胖

子嗷唠一声惨叫,双手捂住了裆部,咕咚坐到了地上。

「不是所有的胖子,都是王凯旋,但胡八一和王凯旋,都是穷屌丝!」

我咯嘣一咬牙,跳到胖子身前,先抡起左脚,踢开了他捂住裆部的双手,紧

跟着抡起右脚,惯足力气给了其命根一脚。胖子嗷唠一声惨叫,仰面倒在了地上,

当场昏了过去。我踢出了这一脚后,自己马上想到了蛋碎的感觉,估计这个胖子

成不了太监,至少也得在床上躺半年。

我急忙朝四下看了看,光头没有马上冲过来,同时看到旁边的垃圾箱上,扔

着了一把坏了的墩布。我跑过去拿起破墩布,一脚踩掉了墩布头,并将木质的墩

布棍,在断口处踩出了一个斜尖。

这时西边传过来光头的一声喊,随即传过来跑过来的脚步声,我听了听脚步

声过来的方向,蹲到了绿化带旁边的柏树丛后。

「你姥姥个纂儿的,我让你学小日本的功夫,老子学回李云龙,先给你来一

刺刀!」

光头从柏树丛的北侧跑了过来,还没等看清发生了什么情况,我突然从其右

手边跳了出来,双手握住墩布棍,将前端带着斜尖的墩布棍,当做上了刺刀的步

枪,以一个刺杀的动作,刺向了光头的软肋。

啊的一声惨叫,墩布棍前端三寸多长的斜尖,整个刺进了光头的软肋,这家

伙继续惨叫着,手捂软肋扑倒在了地上。我松开了墩布棍,朝着光头「秃肥圆」

的脑袋,狠狠地连踹了两脚,又将这家伙踹晕了过去。

「哎呀嘿,原来我这么厉害了!同样是屌丝,同样是面对歹徒,至少比屌丝

鼻祖牛小伟,哪可强多了!」

我很是得意地嘀咕了几句,急忙跑回了公园中心的休闲广场。仍在昏迷中的

瘦子,斜躺在了我来时坐到的那张长椅上,显然是刚才被光头扶到椅子上的,我

的那个军版背包,还放在这张长椅上。刚才在广场上打斗的高个和那位「展少侠」,

此时却是不在广场上了,而且也听不到打斗动静了。

人家那位「展少侠」,危急中帮了我的忙,不能扔下人家自己跑了,我急忙

先找起了他。绕着休闲广场跑了半圈,在西北角我发现高个,脑袋整个成了血葫

芦,躺在了公园的西北角,但没有找到那位「展少侠」。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南面射过来闪烁的红光,随即传过来了警笛声,我不由

地一激灵,脑子一闪意识到:「这不是在拍电视剧,你不是包拯,突然来的那个

小光头,也不是展昭,关键是敌是友,还两说着呢!再说将四个人打成了重伤,

就你现在所处的境遇,估计是很难说的清楚!得啦,别等着当包公啦,快跑吧!」

我撒腿跑回了那张长椅前,拎起长椅上的背包,跑撒朝东跑出了公园。到了

一条南北向的街上,我将双肩包背到肩上,沿着街边继续跑向了北,一边跑着一

边合计了一下,决定连夜坐火车离开广州。等跑到了这条街的街口,我打了一辆

出租车,直奔了火车站。

出租车开到了火车站前,我掏出钱付了车费,拎起背包下了出租车,忽然发

现手里拎的包,不是我的那个军版双肩背包。这个包与我的那个军版双肩背包,

大小、款式、颜色相差不多的,但明显不是我的那个包。

「嘿,真是倒霉到家了,竟然还拿错包了!错拎来的这个包,肯定是广州五

鼠的!」

我前几天买了那个军版包,是为了装着那三万来块钱。发现错拎来了广州五

鼠的包,我急忙掏了一遍衣服兜,只掏出来了三百多块钱。我拍了下脑门想了起

来,前半夜去挟持张晶夫妻之前,将带在身上的所有东西,暂时都放到了背包里,

现在带在身上的三百多块钱,是一个多小时前,离开那家酒店退房时,所退回来

的押金。

「哎呀呀,这个倒霉啊!身份证没了,有钱也买不了火车票了……能要挟老

韩、王春燕两家的那个U盘,还有那块『张大头』,也都没了……呀呀呀,我这

是个命啊,怎么就……哎,广州五鼠的这个包里,应该能有钱吧!」

我急忙拎着包走进站前广场,坐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打开了广州五鼠的

这个包,发现包里只装了一个盆。

这个盆通体是乌黑的,不是铁的是瓷的,形状、大小如小号的脸盆,不一定

就是盆,但只能是暂且将其认作是盆。虽然样式不伦不类的,但制作得非常精细

别致,内外都有直接烧制出的精美花纹。此外有个非常奇特的地方,通体的乌黑

色,不是刷的漆,是直接烧制成了光滑黑瓷,在路灯和月亮的下面,却是一点不

反光。所以如果是确实盆的话,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乌盆。

我端详着这个乌盆,在心里面琢磨道:「看来广州五鼠,有可能是盗墓贼,

那兜稀世的银元,还有这个奇特的乌盆,有可能是盗墓出来的。」

我接着合计道:「之前我一直奇怪,那个三胖子智商最低,一兜的『张大头』,

怎么是带在他的身上。如果这四个家伙,确实是盗墓贼的话,这一点就能想通了!

排行老三的胖子,可能是实际地位不高,也可能是智商不高,所以盗墓得手后是

分到了,其实是古董假货的那兜银元,结果还让他弄丢了。广州五鼠的老大是光

头,实际拿事的是瘦子,所以应该更值钱的这个乌盆,是分给了这两人中的某一

个,结果阴差阳错落到了我的手里……」

想到这我心里忽然一动:「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哪就说,广州五鼠四个

家伙的身上,应该还有两份古董啊……哎呀,怎么刚才没想到呢!哎呀呀,倒霉

到家了,只拿来这个乌盆,还是拿错了包了,把自己的钱丢那了……在我跑出公

园时,警察叔叔已经来了,再回去肯定是不行了……」

忽然想到了这一点,我情不自禁地苦笑了起来:「我这个命啊,真是够悲催

的了,钱没了身份证也没了,没法离开广州回唐山老家了。这个乌盆,肯定很值

钱,但不知道从哪出来的,傻乎乎地拿着去卖,很可能直接把自己坑进局子。关

键找我抢宝的人,本来就已经有好几伙了,鬼使神差地错拿来了这个乌盆,以后

接着找我抢宝的人,很可能会变得更多!哎呀呀,这个倒霉呀!之后该怎么办呢?」

冷静了一下头脑,我继续琢磨了一番,事情实在是太迷乱了,没有能琢磨出

个头绪,但在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一点上,想出了一个总的策略——既然冒用的身

份证没了,干脆改为躲到暗处,反过来先找到再监视在找我的人,等发现到合适

的机会之后,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应对。

我可谓是遭遇了五路追杀令,这也就说我的目标,也是有着五伙人。不过,

合起伙的老韩一家和王春燕一家,以及顾新、贺誉峰,至少眼下应该还认为,我

掌握着他们的把柄,这两路暂时应该不敢找我的麻烦。广州五鼠被我打成了重伤,

张晶夫妻刚在我这吃了亏,这两路也不能再找我的麻烦了。老关、成强、小韩这

一伙,此前半夜想挟持我未果,现在肯定还在找我,因此我便将这一伙作为了目

标。

第二天,我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先藏起来了那个乌盆,随后开始先找起了,

老关、成强、小韩这一伙人。

老关、成强、小韩被从派出所开除后,直接成了一个黑社会团伙,因此他们

虽然也在找我,但已从地上转为了地下。我暗中查访了一周的时间,因之前对他

们的了解有限,也没能找到老关等这一伙,而我仅剩下的三百多块钱,却是眼看

就要花完了。

当我即将要成为一个叫花子时,终于是发现了那个小韩,暗中跟踪了其半天,

发现到了一个非常意外的情况——王春燕一家三口,遭到了老关、成强、小韩一

伙,遭挟持郊区的一片拆迁废墟。

二、七人凌辱

(图201)

王春燕身上穿了一套,灰色的女式西服裙,西服上衣的里面穿着白衬衫,腿

上穿着了黑色丝袜,脚上穿了一双熟女款式的黑色高跟鞋。在穿着打扮等各方面,

与之前有了很大变化,不认识的见了估计会以为,她是个气质女教师。

王春燕的丈夫刘志,以及她那个坑妈儿子刘峰,各被捆在了一条破旧的长板

凳上。这对自找悲催的父子,都是头卡在板凳一侧,肩膀被背压在了板凳下,双

手被绑在了板凳两端,两条小腿向上弯曲着,被绳子吊着捆在板凳上,只能是以

难受至极的姿势,仰着头跪在了长板凳的下面。

老关、成强、小韩三个人,以及其四个手下,带着得意的淫笑,站在了王春

燕一家三口的面前。这七个家伙,都是黑西服白衬衣,起码在穿着扮相上,还真

就是黑社会的范儿。

在老关这一伙人的面前,放着了两个旅行皮箱和大小三个包,看来王春燕一

家三口,应该是在要出远门时,遭到的老关这一伙人的绑架挟持。

老关突然对王春燕骂道:「我操你妈的,你们这一家穷鬼,还做起了发财梦!

你个贱货,别装正经了,在你老公、你儿子面前,把衣服给老子脱了!」

王春燕虽实际不是个良家熟女,但在丈夫和儿子的面前遭凌辱,自是令她难

以承受,恐惧、屈辱地哀求道:「老关大哥,东西已经给你们了……求求你了,

放过我们一家吧……」

「别他妈废话!」王春燕的话还没说完,看着挺老实的小韩,跳到了刘峰的

面前,飞起一脚,狠狠踹在刘峰的脸上,将刘峰踹得当场鼻子里喷出了血。

「啊——」王春燕撕心裂肺地一声尖叫,只好是动手脱起了衣服,「老关大

哥,求你了,不要打我儿子了……我脱……我让你们玩我……」

王春燕脱掉了上身的女式西服,脸上带着屈辱至极的表情,看了一眼面前的

几个男人,又解起了里面白衬衣的纽扣。这时成强带着一脸的淫笑,搬过来了一

条破旧的长板凳,让王春燕将脱掉的衣服放到板凳上。

为了不让儿子再遭毒打,王春燕只好是速度较快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但

脱到了只剩下内裤,要在自己丈夫和儿子的面前,向七个男人完全暴露出身体时,

不由自主地没有直接脱掉内裤,并将两只胳膊抱到胸前,遮挡住了一对白皙豪乳。

老关见此马上对王春燕呵斥道:「我操你妈的,装鸡巴什么正经!快点儿,

手拿开,把内裤脱了!」

小韩这时又在小峰的头上,狠狠踹了一脚,将刘峰踹得嘴也喷出了血,在老

妈旁边惨叫了起来。

「啊——」王春燕又是撕心裂肺地一声尖叫,只好带着屈辱至极的表情,在

丈夫和儿子的面前,脱掉了仅剩下的黑色内裤。

(图202)

老关得意地一阵淫笑,对王春燕羞辱道:「你个骚货,真是不要脸啊!在你

老公和儿子面前,竟然是把衣服全脱了!你说你也太下贱了吧,怎么能一点儿都

穿呢!给你,把高跟鞋穿上吧,哈哈哈……」

成强拎起王春燕脱连档丝袜时,从脚上甩掉的两只黑色高跟鞋,扔到了王春

燕的面前。只能是屈辱这伙歹徒的凌辱,王春燕双手遮挡着下体,穿上了成强扔

过来的两只高跟鞋。

「哈哈哈……」七个家伙同时一阵淫笑,老关又对王春燕羞辱道:「没让你

在你老公和儿子面前,全脱光了,你个贱货害臊啊?你的一对大奶子,已经露给

我们看了,把手拿开,把腿叉开,再把你的大水逼,露给我们欣赏欣赏!」

王春燕偷瞄了一眼,满脸是血的儿子,只好是在老关等七人的面前,叉分开

了双腿,但在本能的心态之下,仍将双手挡在了阴部前面。

「操你妈的,还装正经!」老关骂了一声走了过来,抱起王春燕的一条大腿,

强迫王春燕将穿着高跟鞋的一只脚,踩在旁边的一块空心砖上。

抬起来的一只脚,踩到了两尺来高的空心砖上,双腿更大地分开了,王春燕

再用手遮挡下体,也难以在完全遮挡住了,想到这么做其实是完全徒劳的,也只

能是从两腿间拿开了双手。

老关得意地淫笑着,扭头对四个手下说:「老童、二林、大驴、细春,你们

四个,都看到了吧,我没骗你们吧?这个骚货,确实是个大水逼吧,哈哈哈…

…」

(图203)

老童年纪与老关相仿,也是五十来岁的年纪,一脸的横肉,面目长得很是凶

恶。二林是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一脸的骚皮疙瘩,留着长头发,一看是个黑道

混混。大驴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又高又壮,十足的狠毒呆傻相。细春是二

十岁稍出头的年纪,瘦高个水蛇腰,地道的香港小古惑仔嘴脸。

这四个家伙跟着都淫笑了起来,长得黑社会老大范儿十足的老童,在老关的

面却是一脸的谄媚相,巴结讨好地对老关说:「关哥,这笔既发财又有福利的好

事儿,是你带着兄弟们干的,所以这当头炮,当然是您先来啦!」

「哈哈哈……」老关走到了王春燕身前,使劲一按王春燕的肩膀,强迫王春

燕蹲到了他的下身前,扭头对另几个家伙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大家别着急,

我先爽一下,你们再接着爽!」

老关拉开裤子拉链掏出鸡巴,马上将依然勃起的大鸡巴,塞到了王春燕的嘴

里。没等王春燕主动给他口交,伸手从后面按住了王春燕的后脑勺,向前使劲一

扳王春燕的头,使得王春燕的脸,紧贴到了他的下身,将他[热门]第二季乌盆记第二章废墟轮奸大棒槌一样的粗大鸡

巴,整个塞到了王春燕的嘴里。

没一会,王春燕便已是呼吸不畅,不由自主地扭动起了胳膊。老关就是要以

此折磨王春燕,过了足足五分钟之后,才松开了扳着王春燕后脑勺的手,从王春

燕的嘴里抽出了鸡巴。这时王春燕已向上翻了白眼,浑身哆嗦着蹲在地上,连续

地干呕着,继续不停地翻着白眼。

(图204)

老关没等王春燕缓过气来,马上强迫王春燕仰面躺到了,旁边的破旧长凳子

上。跨骑到王春燕的头上,将刚从王春燕嘴里拿出的大鸡巴,恶狠狠插入了王春

燕的嘴里,随后抓着王春燕的头发,用鸡巴粗暴操起王春燕的嘴。

狠操了王春燕的嘴一通,老关扭脸看向了,旁边被捆在长凳上的,王春燕的

老公刘志,「老刘啊,我早就操过你老婆,这个你已经知道了。你老婆的逼和屁

眼,我已经操过好多回了,今天当着你的面,我就先操你老婆的嘴吧,哈哈哈

……」

继续操着王春燕的嘴,老关又对同伙们说:「兄弟们,你们别着急,马上就

抡到你们了!这个贱货的老公,还没看过他老婆的逼,是怎么被人操呢!一会儿

你们就在他面前,使劲操他老婆的逼和屁眼,好好给他欣赏欣赏,哈哈哈……」

老关又把王春燕操得翻了白眼,才从王春燕的嘴里抽出鸡巴,得意兴奋地从

王春燕的头上站了起来。成强、小韩和另四个家伙,见势马上就涌了过来,都急

着先去奸淫王春燕,一时间差点相互打起来。

「干什么?有组织,没纪律!」老关急忙呵斥了一声,随后想了想说:「成

强头一个,小韩第二个,然后你们四个,按大小排顺序。着什么急啊,正事已经

办完了,操这个骚货,还不有的是时间啊?你们先挨着个,操她的嘴一遍,完了

再在她老公和她儿子面前,一块上轮奸她!」

王春燕只能继续仰面躺在长凳上,成强、小韩等七个人,挨个骑在她头上,

先用鸡巴轮番操起了她的嘴。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直接射在了王春燕的嘴里,之

后的人全没有在乎,继续把鸡巴塞入了王春燕的嘴里。等连着被七根鸡巴,连续

不停地狠操了一遍嘴,王春燕嘴角流淌着混着唾液的精液,狼狈屈辱地仰面躺在

长凳上,已经是被蹂躏得快不行了。

这几个家伙正要开始轮奸时,突然下起了雨,正在摸王春燕一对大奶子的那

个老童,干脆扛起了王春燕,扛着王春燕跑进了一间破屋子里。另几个人拖着王

春燕的丈夫和儿子,紧跟着也跑进了那间破屋子里。

(图205)

三、七人轮奸

突然下起的这阵急雨,没一会便停了,随即太阳便露了出来。等待拆迁的郊

区破平房,里面太破乱、肮脏了,老关一伙又将王春燕带到了外面,急于轮奸王

春燕,没有将王春燕的丈夫和儿子,一块也带到外面来。

湿漉漉的地面很脏乱,成强打开了王春燕的皮箱,翻找出一条床单,扔给了

那个小古惑仔细春,让其扑到地上。成强又翻了翻皮箱,翻出了一套秋季款的短

裙装,以及一双也是秋季款的高跟短靴,命令王春燕先穿到身上。

老关见此马上来了坏主意,走到成强打开的皮箱前,又找出了胸罩、内裤、

丝袜,强迫王春燕先里外穿戴整齐了,再接受他们七个人的轮奸。

王春燕只好是穿上了,成强和老关从皮箱里,先后拿出的衣服。里里外外刚

穿戴整齐了,马上便被撕开了,上身穿上的桔红色短衫,拉下里面的胸罩,暴露

出了一对白皙大奶,又被卷起了下身的黑色短裙,撕开了肉色的连档丝袜。

细春已在地上铺好了床单,一脸骚皮疙瘩留着长头发的二林,在王春燕的屁

股上,狠狠地给了一巴掌,呵斥王春燕趴到床单上去。

王春燕这时意识已有些恍惚了,脚上刚穿上的棕色高跟短靴,一深一浅地踩

着泥泞的地面,踉跄着走向了铺在地上的床单。

二林脸上带着亢奋的淫笑,跟在王春燕的身后,不停地抽打着王春燕的屁股,

赶着王春燕走向了,要在上面被轮奸的床单。

叼着烟站在床单旁的老童,等王春燕扑倒在床单上,淫笑着呵斥道:「贱货,

这就帮你爽了,还不撅屁股趴好了!自己把丝袜和内裤,一块褪下来,把逼露出

来!」

王春燕麻木地跪趴在床单上,双手伸到了背后,将下身的丝袜和内裤,一并

拉到了膝盖处,随后上身平趴在床单上,向后面高高地撅起了屁股。

(图301)

「哈哈哈,你们看到了吧!这个贱货,够骚够贱吧!看她那骚样儿,等不及

让咱们,开始轮奸她了,哈哈哈……」

头一个开始操王春燕的,当然是老关,其他的人自是不能跟老大一块上,暂

时围在旁边看热闹,脸上都带着迫不及待的表情。

老关跪在王春燕的屁股后,将他大棒槌一样的大鸡巴,粗暴地插入了王春燕

的逼里,抱着王春燕丰满的大屁股,猛烈粗暴地狂操了起来。

「看看看,这贱货真是骚啊,被关哥的大鸡巴,开始操上了,马上就爽得不

行了,哈哈哈……」

「是是是……这个大屁股骚货,光看她的大屁股,就忍不住要干她了!」

「哎哎哎,大屁股骚货,你被干得这么爽,怎么不叫啊……」

「操你妈的,不叫床的话,把你儿子带过来,让他帮着你叫了啊!」

王春燕本来是强忍着没叫出声来,但站在旁边欣赏的几个家伙,不知道哪一

个,以她儿子威胁她叫床,在老关的猛烈操干下,王春燕只好是大声叫起了床。

站在旁边欣赏的六个家伙,由此变得更加迫不及待了,二林、大驴、细春三

个家伙,情不自禁地掏出鸡巴撸了起来,都盼着老大快点爽完好轮到他们。

老关狠操了王春燕的逼好一阵,爽得不行地大叫了一声,从王春燕的逼里抽

出了鸡巴。不过并没有就此结束对王春燕的奸淫,朝着王春燕的屁眼,吐了几口

口水,用手指插了王春燕的屁眼几下,随后双手抱紧了王春燕的大屁股,将他湿

漉漉的邦硬大鸡巴,又粗暴里插入了王春燕的屁眼里。

「啊——」被大棒槌一样的大鸡巴,硬生生插入了屁眼里,王春燕惨烈地一

声嚎叫,顿时向上翻了白眼,不由自主地扭动起了身体。

「操你妈的,老实点儿!」老关双手死死抱主了王春燕的大屁股,大鸡巴使

劲狠抽插了几下王春燕的屁眼,「你他妈的,屁眼早就被老子开了,装什么怕被

操屁眼!老实趴着,不许动,敢不老实,把你儿子阉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王春燕扭头看了老关一眼,只好是强忍住

不敢挣扎了,双手紧抓住铺在地上的床单,更大一些地分开了双腿,翘起来了穿

着高跟短靴的双脚。

王春燕确实屁眼早就被开发出来了,但这次是既无任何润滑又无前戏开发,

被老关用大鸡巴硬生生操起了屁眼,实在是令她痛苦难当。可一家三口遭到了挟

持,为了让儿子免遭伤害,王春燕也只能是强忍着痛苦,尽最大可能不做出防抗

的动作。

紧抓住床单的双手,几乎要把床单抓破了,向上翘着的两条小腿,随着老关

的大肚腩,猛烈地连续撞击着她的大屁股,将她的身体顶得两回前后移动着,来

回地抬起放下着,因此先后甩掉了,脚上的两只高跟短靴。

老关生奸了王春燕的屁眼好一阵,满意亢奋地叫唤了几声,喷射在了王春燕

的屁眼里。

好在肛交的经历足够丰富,王春燕的屁眼没有被操撕裂,但痛苦至极的遭受

了一番后门生奸,等老关从她的屁眼里拔出鸡巴后,王春燕的脸上的表情,依然

是痛苦地扭曲着。

(图302)

成强、小韩在团伙的地位,仅在老关之下,但他们两个之间,看来是还未分

出高低。等老关在王春燕的屁眼里射了精,成强、小韩马上一块窜了过来。

小韩脱裤子的动作快过了成强,先于成强脱光了下身后,抢着平趴到了王春

燕的身上,将鸡巴插入了王春燕的逼里,亢奋得嗷嗷叫唤着奸淫起了,以被蹂躏

得有气无力的王春燕。不过小韩因过于亢奋激动,操了王春燕不到五分钟,便射

在了王春燕的逼里。

成强是玩过sm的,在奸淫王春燕上,要比小韩有经验得多。推开了没一会

就射了的小韩,拉起来大口喘息着的王春燕,先让王春燕穿上了,刚才甩掉的高

跟短靴,随后将王春燕拽到了,旁边的一堵矮墙前,让王春燕手扶着墙撅屁股站

好,他站到后面操起了王春燕。

「舒服,舒服……这个熟女骚货的逼,操着真是够爽的……」成强猛操了王

春燕一顿,抬头看向了围过来的老童等四人,「我就喜欢玩熟女,这个大屁股熟

女,比我以前操过的熟女,操起来都爽,哈哈哈……」

啪啪拍打了几下,王春燕丰满的大屁股,成强对王春燕问道:「大屁股骚货,

撅着你的大屁股,让我拿大鸡巴,从后边操你,让你觉得够爽不?」

王春燕双手扶着墙,向前平弯着腰,被成强从后面猛干着,两只大奶子来回

向前甩着,只好是对成强回应道:「爽……你的鸡巴很大……操得我很爽……」

成强听了王春燕的回应,不由地变得更亢奋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又对王

春燕羞辱道:「你个大屁股骚货,逼这么浪,是不是没少了,让你老公之外的男

人,操你的大骚逼啊?」

王春燕只好继续回应道:「是是……我以前……经常让老公之外的男人…

…用他们的鸡巴干我……」

成强狠操了王春燕的逼一阵,突然从王春燕的逼里抽插鸡巴,没等王春燕反

应过来,马上将鸡巴插入了王春燕的屁眼里。屁眼随即又遭到了,一根粗大鸡巴

的蹂躏,王春燕当即大声惨叫了起来,同时不由自主地挣扎了起来。站在旁边看

着的大驴、细春,见势替成强按住了王春燕,实际四只手中的三只,都是放在了,

王春燕的一对大奶子上。

长得五大三粗的大驴,看来是没什么心眼,两只手抓着了王春燕的一只大奶

子,只是在两回地揉捏着,没有做更多的动作。香港小古惑仔模样的细春,则就

没这么老实的,一只手捏住了王春燕的一只大奶子,使劲地挤涨了奶头,另一只

手握住了他的鸡巴,向上踮起着脚尖,将他早勃起的鸡巴的龟头,在王春燕的奶

头上,很是用力地来回摩擦着。

成强狠操了王春燕的屁眼一阵,越来越亢奋大声叫了起来,从王春燕的屁眼

里抽出鸡巴,马上又将鸡巴插入了王春燕的逼里,朝左右两边的细春、大驴摆了

摆手,「你们俩先让开点,我马上就射了,让我好好射一回,马上就轮到你们啦!」

命令王春燕扶稳了墙头,成强抱着王春燕的大屁股,猛烈地抽插起了王春燕

的逼,将王春燕操得嗷嗷地大叫着。猛烈快速地抽插起了几十下,成强啊的一声

大叫,喷射在王春燕的逼里。

(图303)

在成强射精的同时,情不自禁地快速撸着鸡巴的细春,杀鸡似的嚎叫了几声,

射在了在自己的手上。这小子虽没到他操就先撸射了,但老童、二林、大驴三个

人,丝毫没给王春燕休息的时间,马上将王春燕抬到了,铺在地上的床单上,三

个人一块轮奸起了王春燕。

身材最壮鸡巴最大的大驴,仰面躺在床单上,王春燕被强迫着,倒坐在了大

驴的身上,将其粗大的鸡巴,套坐进了逼里,来回移动起了身体,从下面被大驴

操起了逼。

老童蹲到了王春燕的头前,将他粗短丑陋的鸡巴,塞进了王春燕的嘴里,用

鸡巴操起了王春燕的嘴。

二林蹲在王春燕的身体一侧,两只手伸到王春燕的胸前,来回捏弄着王春燕

的一对大奶子。

从下面操着王春燕的大驴,呼哧呼哧地喘着说:「太爽了……太爽了……我

还是头一回,操四十多的老女人,没想到这么大岁数的老女人,操起来这么过瘾

……」

二林捏着王春燕的奶子,对大驴说:「你他妈的个傻大憨粗,知道个屁,老

逼败火,没听说过吗?」

老童操着王春燕的嘴,对二林说:「你说的也不对,我老婆,跟这个老娘儿,

岁数差不多大,可我老婆操起来,远没这个老娘们儿过瘾……」

老童、二林、大驴三个人,很快就变换了轮奸的姿势,改为老童从后面,操

起了王春燕的逼,二林从前面,操起了王春燕的嘴,大驴蹲在王春燕的身体一侧,

用双手摆弄起了王春燕的大奶子。

最后是换成了被三人男人轮奸,王春燕这时精神更变得恍惚了,似乎是进入

了玩sm调教的状态,在三个男人的轮奸之下,以主动迎合的感觉,嗷嗷地大声

浪叫着。

「哈哈哈……这个老骚货,被轮出感觉了,开始发情了……」

「二林,你先下来歇会,让我操操她的逼,咱们仨先各操她的逼一回,然后

再给她来个前后双插……」

「操,你这么大岁数,还挺赶时髦!前后双插,技术含量很高,你以前玩过

吗?能玩好了吗?」

「也是啊,我还真没玩过!哪这样吧,先让她躺下,咱们仨一个接一个操她

逼,都在她逼里射一回,然后再试试前后双插她……」

「好好好,哪我先下来,老童,你先来……」

王春燕被强迫仰面躺在床单上,向上抬起着叉分开双腿,老童、二林、大驴

三个人,又开始一个接一个轮操起了她。

新一波的轮奸,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童先射在了王春燕的逼里,二林随后

射在了王春燕的嘴里,大驴最后一个也射在了王春燕的逼里。

连着遭到了七个男人的轮奸,等这场轮奸结束了之后,王春燕已经被蹂躏的

不行了,仰面躺在了床单上,连合上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下身一顿一顿地连续

抽出着,嘴角向外流出着精液,逼里也在向外流出着精液。

(图304)

四、全家受辱

王春燕遭遇的这场噩运,到这里远来没有结束,老关随即又吩咐手下,将她

的丈夫和儿子,从破房子里拖了出来,继续起了对王春燕的凌辱奸淫的同时,强

迫王春燕的丈夫、儿子也参与了进来。

成强从王春燕的皮箱里,又翻出了一条黑色的吊带丝袜,以及一双黑色的细

高跟鞋,再次强迫王春燕换了一套装束。

王春燕的丈夫刘志,以及她那个坑妈儿子刘峰,被从破房子里拖出来后,都

被从板凳上解了下来,之后没有再被捆上手脚,遭强迫着跪在了妻子、妈妈旁边。

这爷俩显然是太不爷们儿了,妻子、妈妈在面前遭到了凌辱,却是整个被威吓住

了,完全没有了反抗的胆气,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跪在了地上。

成强和二林,这时鸡巴又勃起了,强迫王春燕蹲在了他们身前,将两个鸡巴

挺到了王春燕的脸前。刚才遭到七个人轮奸时,好歹丈夫和儿子没在旁边,这时

丈夫、儿子遭强迫跪在了旁边,王春燕实在是难以承受,只好是哀求起了成强和

二林。

王春燕哀求的话没说完,细春在她儿子的头上,狠狠地给了两拳头,打得刘

峰哀嚎着趴在了地上。王春燕撕心裂肺地尖叫了一声,也只能是放弃了最后的自

尊,张嘴含住了成强的鸡巴,伸手握住了二林的鸡巴。

老关叼着一根烟,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看着王春燕嘴里含着一根鸡巴,手里

撸弄着一根鸡巴,淫笑着扭脸向了,王春燕的老公刘志,「嘿嘿嘿,老刘啊,这

回你看到吧,你老婆够骚的吧!怎么样,看着你老婆,同时伺候两个大鸡巴,你

觉得够爽吧,哈哈哈……」

刘志低着头没说话,老童见他没回应老公,从地上捡起一截木棍,抡起棍子

没头没脸的,狠狠地抽打了刘志一顿。

被打的连声惨叫着,刘志只好是抬头看向了老关,屈辱地回应道:「老关大

哥,我老婆是骚……确实骚……看着你们玩她,把她玩得很爽……我觉得……我

也觉得很爽……」

「哈哈哈……」老关得意地一阵淫笑,扔了手里的烟,又对刘志羞辱道:

「老刘啊,既然你说,你看得很爽,那你说说,你老婆,现在是在干什么呢啊

……」

见老童又冲他抡起了木棍,刘志吓得伸手抱住了头,哆嗦着回应道:「我老

婆……我老婆现在是,嘴里含着一根鸡巴,手里撸弄着一根鸡巴……一边给一个

男的口交……一边给另一个男的……用手撸着鸡巴……」

(图401)

老关早就想在王春燕老公的面前,肆意玩弄王春燕,终于是有了这样的机会,

当然不会只是语言羞辱刘志几句,便会就此罢休了。又点上了一根烟,抽着烟想

了想,吩咐老童抓着头发,将刘志拖到了妻子的面前。

小韩不知道从哪里,找过来一把破的人字梯,放在了王春燕的身后。老关扔

了烟走过来,吩咐成强和二林,一左一右架起王春燕,强迫王春燕站到人字梯前。

「贱货,不想你儿子被阉了,就老老实实的,按老子说的做,听明白了没?」

老关威胁了王春燕几句,见王春燕屈辱地点了点头,又对王春燕命令道:「两手

伸到后边,扶住了梯子,两腿叉开,站好了,向前挺着逼!」

王春燕只好是按老关的命令,在人字梯前站好了姿势,老关变态的一阵狂笑,

转脸对刘志说:「老刘,既然你看你老婆,被我们玩得特别爽,你自己也觉得特

别爽,当然是得满足下你啦,是不是啊?哈哈哈……」

刘志在惊恐中没反应过来,老关接着说:「老刘,你肯定还没喝过,你老婆

的尿吧?今天就让你尝尝鲜儿!你老婆的逼里,带着好几个男人的精液呢,这样

的尿,尿到你嘴里,绝对是有营养啊,能帮着你补补肾!哈哈哈……」

「老关大哥,别……别这样儿……」刘志磕头如捣蒜的,哀求起了老关,

「老关大哥,求求你了,你们怎么操我老婆,我都好好看着,别让我……」

「操你妈的,费什么话!」老童从后面飞起一脚,将刘志揣了个狗啃泥,马

上揪着后脖领子,揪起来刘志,连着抽了刘志十几个耳光,「你他妈的,关哥不

是说了嘛,让你喝你老婆的,带着我们精液的尿,是为了给你补补肾,哈哈哈

……」

这个刘志也真是没骨气,遭到了一顿毒打后,哆嗦着选择了屈辱。跪趴在地

上,将头伸到了妻子的两腿间,随后侧向上扬起了脸,在老童的呵斥下张开了嘴,

将嘴对准了妻子的阴部。

老关变态的一阵狂笑,面朝向了王春燕说:「妹子,来吧,张开逼尿出来,

把带着精液的尿,赏赐给你老公!」

王春燕在如此的极度屈辱中,自是难以尿得出来,老关见了朝细春一挥手:

「小春,你把那个小王八儿,扒光了衣服,然后找个东西,使劲抽他的屁股,直

到他妈,尿到他爸嘴里!」

这个坑妈的儿子刘峰,以前是个校园黑团伙的头,现在遭到了真正黑社会的

挟持,吓得已经是整个瘫成了一团。细春走到了他的面前,三下五除二扒光了他

的衣服,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柳条,用脚踩住了他的脖子,强迫他向上撅起屁

股,用柳条狠狠抽起了他的屁股。

儿子在旁边被打得,嗷嗷地惨叫了起来,王春燕在极度的屈辱之下,也只能

是选择了屈从。咯嘣嘣地咬着牙,强压住屈辱的眼泪,拼命酝酿起了尿意。两、

三分钟后,湿漉漉的阴户里,流出了一股浑浊的尿流。

刘志在威胁之下,仰着脸张着嘴,跪趴在了妻子的下身下,等妻子好不容易

尿出来后,确实是混杂着精液的浑浊尿液,滴滴洒洒地尿进了他的嘴里。

(图402)

强迫刘志、王春燕夫妻,玩了一个如此变态的凌辱花样,老关这一伙的七个

人,变得更加变态亢奋了。刚下过雨地上很泥泞,刚才铺在地上轮奸王春燕的床

单,已经是变得肮脏不堪了,大驴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片雨布,铺在了地上后,

又在雨布轮奸起了王春燕。

二林强迫王春燕,跪趴在雨布上,头一个从后面,操起了王春燕,一边操着

一边兴奋地说:「我操他妈的,这个大屁股老贱货,真是太极品了,奶子大、屁

股大,还是个大水逼,操着真是太舒服了……」

大驴跪在了王春燕的头前,将他粗大的鸡巴,塞到了王春燕的嘴里,抬头对

老关说:「关哥,跟着你混,真是好啊,发财的机会大大的有,操逼的机会也大

大的有,哈哈哈……」

老关、老童都是年近五旬了,射过一次后,短时间内没能勃起,两人叼着烟

坐在了刘峰旁边,欣赏着王春燕遭两人轮奸的情景。

老关拽过来刘峰,从挎包里取出了一根,之前他在高速服务区的宾馆,挟持

住王春燕母子时,强迫刘峰吸过了带强烈春药的烟,直接强迫刘峰抽起了这种烟。

成强鸡巴随即也勃起了,急忙也加入到了,对王春燕的轮奸中。小韩性能力

一般,鸡巴没能再勃起,干脆骑坐在了刘志的脖子上,欣赏着其妻子遭受轮奸情

景。细春的鸡巴也没能再勃起,掏出手机蹲到了旁边,拍起了面前的轮奸场景。

老关强迫刘峰抽着春药烟,当然是有更邪恶的目的,但这时忽然看到细春,

拿手机拍起了,王春燕被三人轮奸的情景,怒骂一声窜了过去,一脚踹倒了细春,

「你他妈傻啊?不是玩自拍呢,是绑架了人,你拍下来存手机里,留着给雷子当

证据啊?」

细春捂着肩膀爬了起来,急忙捡起了手机,删了刚才拍的视频,喊着要对老

关说:「关哥,我错了,我错了,您别生气……」

成强这时从后面,操起了王春燕的屁眼,扭头看向了细春骂道:「他妈的,

你们这些小炮娘儿,哪怕是吃个饭,都想着拿手机拍下来,一点儿脑子都没有!」

细春很怕老关,但不是太怕成强,挨了老关一脚正在窝火,不由地反呛成强

道:「你他妈有脑子?跟个傻逼似的……」

「啪——」细春回嘴成强的话还没说完,老公重重给了其一记耳光,「你他

妈的,真傻啊?我告诉你啊,你个小马仔,再干傻事的话,等一会儿玩完了,我

连你一块埋了!」

细春不敢再说什么了,捂着脸站到了一遍。其他人的注意力,在轮奸王春燕

上,老关坐回了刘峰旁边,也就都没有再说什么。成强、二林、大驴三个家伙,

继续兴奋至极地轮奸着王春燕,直到分别射在王春燕的逼和屁眼里。

(图403)

老关强迫刘峰,抽了一根带强烈春药的烟,目的是实现他,上次挟持王春燕

母子时,没能得逞的那个邪恶企图,强迫王春燕母子乱伦。

刘峰本来就被吓懵了,又吸了一根带强烈春药的烟,确实很大的鸡巴勃起了,

意识进入了模糊的状态。老关吩咐老童将刘峰,拖到了铺在地上的雨布上,让意

识模糊的刘峰,挺着勃起的大鸡巴,仰面躺在雨布上。

王春燕马上意识到了,老关要对她们母子做什么,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只好

是连续磕着头,哀求起了老关:「不要……不要这样……老关大哥……我以后给

你当性奴……你怎么玩我都可以……求求你了……不要这样……」

老关恶狠狠地说:「你个贱货,给我当性奴,等着下辈子吧!不过,看在你

以前,让我操得很爽的份儿上,你老关大哥,帮你满足最大的心愿,让你跟你儿

子爽爽,哈哈哈……」

老关说完吩咐成强、二林,各抱着王春燕的一条大腿,一左一右架起了王春

燕,走向了躺在雨布上的刘峰。

王春燕此时已被蹂躏得精疲力尽,虽拼命挣扎了起来,但被两个强壮地男人

架着,也只能是做着徒劳的反抗。

成强、二林将王春燕,抬到了她儿子刘峰的下身上方,随后将大分开双腿的

王春燕,慢慢地放向了,她儿子刘峰的下身。

王春燕虽尽最大可能反抗着,但她儿子刘峰已勃起的鸡巴,还是插入到了她

湿漉漉的阴道里。

「啊……」亲生儿子的鸡巴,插入了自己的逼里,王春燕拖着长音一声惨叫,

人整个便当场崩溃了。

「哈哈哈……」老关变态的一阵狂笑,对成强、二林叫喊道:「快快快,让

她上下动起来,跟她儿子操逼……」

成强、二林各抱着王春燕的一条大腿,上下颠动起了王春燕的身体,让王春

燕儿子刘峰的鸡巴,在自己妈妈的逼里,来回地抽动了起来。

王春燕此时虽没昏迷过去,但人已经是整个崩溃了,脸上带着麻木的表情,

被成强、二林两个人快速颠动着大屁股,晃动着胸前的一对大奶子,被儿子的鸡

巴从下面操起了,她刚刚被多个男人轮奸过的逼。

(图044)

***********************************

我一路跟踪小韩,来到老关一伙,将王春燕一家三口,挟持到了这片拆迁废

墟,躲在不远的一个隐蔽处,偷看到了整个过程。一时完全不清楚其中缘由,我

没有轻举妄动,握着从附近捡的一根棍子,一直是躲在隐蔽处,悄悄地偷看、偷

听着。

老关强迫王春燕母子做起了爱,没等刘峰射在自己老妈的逼里,掏出手机看

了看时间,吩咐六名手下,将王春燕一家三口,捆住手脚堵上了嘴。之后又吩咐

六名手下,找来铁锹挖了一个大坑,随后将王春燕一家三口,推倒进了坑里。

忽然发现到了这情景,联系到刚才老关说的话,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

是吧,这帮家伙,真要活埋人!」

一看要出人命了,即使王春燕一家三口,算起来坑了我两、三回了,但也不

能见死不救,我握紧了手里的棍子,站起身准备冲过去救人。

「哎,等会儿!上周打广州五鼠,已经有了回教训了,这次更得要玩命了,

得把架打明白了!」

我正好抡着棍子冲出去时,忽然情不自禁地提醒起了自己。脑子里闪过自己

的提醒声,我由此又想到在咱大天朝,不管是见义勇为还是助人为乐,最好是先

拍下视屏做证据,否则一旦遇上南京法官,结果可能是把自己坑了。

猛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趁得老关一伙还没往坑里填土,我急忙掏出手机先

拍下了,老关一伙要活埋王春燕一家三口的一段视频。

我拍完视频揣好手机,正要抡着棍子冲出去,这时老关吩咐成强等三个家伙,

又将王春燕一家三口,从坑里面拖了上来,随后又拖进了不远处的废弃屋子里。

忽然又看到了这一情景,我感觉很是奇怪,握着棍子又蹲下了身。

老关吩咐将王春燕一家三口,又从坑里脱了出来,拖进了不远处的废弃屋子

里,并不是其没有动杀机,只是想以此恐吓王春燕一家,而是因为杀人不是闹着

玩的,在要往坑里填土时,除老关之外的另六个人都害怕了。老关见手下都害了

怕,只好是吩咐将王春燕一家三口,暂时先拖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随后向六名

手下,摆事实讲道理地做起了,杀人灭口的坑前动员。

我躲在附近的隐蔽处,偷听到了老关所说的,给六个手下鼓劲的一大通话,

没等老关做通手下的思想工作,我这边先弄明白了,这伙刚结成伙的黑社会分子,

为什么要对王春燕一家三口,先实施绑架又要杀人灭口的缘由。

「唉!」先在心里面叹了口气,我又在心里嘀咕道:「原来是这样,螳螂捕

蝉,黄雀在后,树下还有个拿弹弓的人!本来是最有实力的广州五鼠,却是成了

蝉,我是那只倒霉的螳螂,老韩一家和王春燕一家,是后面的黄雀,老关、成强、

小韩的这伙,是树下拿弹弓的人!不过,在拿弹弓的人前面,还有个大坑,而挖

这个坑的人,很可能并不是人!」

推荐阅读

  • [热门]熟女偷情录

    熟女偷情录我,叶华。四十岁的熟女,在一家高科技公司上班。老公为了事业...

    查看详情
  • [热门]美人妈妈

    美人妈妈在他俩合拍的合营下,爸爸胀迫的阳具终於到了发射的时刻。爸爸把...

    查看详情
  • [热门]父女之间的暧昧

    父女之间的暧昧从小我和我爸之间感情就很好,甚至在我小时的记忆里,好像...

    查看详情
  • [热门]背后有鬼作者1daotong4完

    【背后有鬼】【作者:1daotong4】【完】「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朋友仰头...

    查看详情
  • [热门]几次迷奸岳母改编版

    【几次迷奸岳母】(改编版)结婚几年了,和老婆几乎每天都做爱。因为自己...

    查看详情
  • [热门]安慰刚失恋的同学

    安慰刚失恋的同学歆惠是我大学的同学,她男友是隔壁班的,常常一起来上课...

    查看详情
  • [热门]清茗学院3537

    【清茗学院】(35-37)第三十五章??随着VR的大热,越来越多的商城里面开...

    查看详情
  • [热门]老公今晚我加班

    老公,今晚我加班.『宝贝,下班了吗?我可都等着急了。』电话里老公急切...

    查看详情
  • [热门]灵欲教师08

    【灵欲教师】(08)第八章:史上最强神狗的诞生收养了小憨狗之后,在家里...

    查看详情
  • [热门]圆圆的乳房圆圆的臀作者wisky完

    【圆圆的乳房圆圆的臀】【作者:wisky】【完】三年前,我还是一个天天无所...

    查看详情
  • [热门]恋母回忆录番外篇

    【恋母回忆录】(番外篇)人在对的时间,发生错的事,这样算是真实的错误...

    查看详情
  • [热门]小花招让她更加兴奋

    小花招让她更加兴奋知道吗?躺在你身边的漂亮姑娘全身共有一万八千平方厘...

    查看详情
  • [热门]荡妇笔记25

    【荡妇笔记】(25)第二十五章蜜月回来我就一直没看到小孙,眼看第二次例...

    查看详情
  • [热门]残冷的世界作者地狱阴魂完

    【残冷的世界】【作者:地狱阴魂】【完】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我刀...

    查看详情
  • [热门]蓝色妖姬0102

    【蓝色妖姬】(01-02)普天之下谁不受虐,红尘之中谁不虐人?!一、真爱?...

    查看详情